当前位置:吴忠市姜多能源企业 > 新闻资讯 > 正文

袁公瑜为什么没有在狄仁杰撰好墓志后及时迁葬?
时间:2021-01-03   作者:admin  点击数:

原标题:袁公瑜为什么没有在狄仁杰撰好墓志后及时迁葬?

《大周故相州刺史袁府君墓志铭并序》(以下简称《袁公瑜墓志》)是迄今发现的狄仁杰撰、书的唯一墓志。《袁公瑜墓志》开头即书“河北道安抚大使狄仁杰撰并书”,但碑文最后却没有写明撰、书的具体时间。可袁公瑜夫妇迁葬的时间却写得明明白白:久视元年(700年)十月廿八日。由于这个日期距离狄仁杰任职河北道安抚大使几乎晚了两年,于是,便有了这样的疑问:袁公瑜为什么没有在狄仁杰撰好墓志后及时迁葬?

一、狄仁杰任职河北道安抚大使的具体时间。

河北道为唐朝前期十道(关内、河南、河东、河北、山南、陇右、淮南、江南、剑南、岭南)之一,治魏州,在今河北省大名县东。辖区北抵俄罗斯阿尔丹河流域,南抵今河南省新乡市。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 “圣历元年(698年)”条:十月“癸卯(十七日),以狄仁杰为河北道安抚大使。”再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圣历二年”条:“二月,己丑(初四),太后幸嵩山,过缑氏,谒升仙太子庙……丁酉(十二日),自缑氏还。”而该年六月所立的《升仙太子碑》记载的随从武则天幸嵩山的大臣名单里,有狄仁杰的大名:“银青光禄大夫守纳言上柱国汝阳县开国男臣狄仁杰。”这说明狄仁杰回京卸去河北道安抚大使的时间至少应在圣历二年二月之前。于是狄仁杰撰、书墓志的时间范围应在圣历元年十月底至二年一月底之间。

二、可能性之一:袁公瑜的儿子请狄仁杰撰、写墓志之初考虑到迁葬困难太多,预留的时间量较大。

朝廷追赠袁公瑜的职务是相州(治所在今河南省安阳市)刺史,狄仁杰以河北道安抚大使的身份常住的地方除了魏州外,还会有相州。也许袁公瑜的儿子到河北公干,遇到了狄仁杰。由于已经有了迁葬父母于洛阳的初步打算,便想到了请这位宰相为其父撰写墓志铭。然而,其父当时很可能还“权殡在邓州(今属河南)”,于是不得不在撰写墓志时预留下运父尸骨回京的时间(至少一年)。虽然墓志初稿写的迁葬时间很可能是从圣历元年、二年往后顺延的圣历三年十月廿八日,但没想到,圣历三年五月武则天改元为久视,只好再请狄仁杰改写。但这就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还保留狄仁杰“河北道安抚大使”的称谓,不换成“內史狄仁杰撰并书”?唯一的解释很可能是狄仁杰坚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因为志文就是在那个年头写成的,所以就不改了。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尸骨还没有运回来,何必慌着写墓志?如果告诉你这三点,恐怕你也不会傻等了。一是狄仁杰的身份。去河北之前,狄仁杰就是內史,即宰相。求宰相写墓志有那么容易吗?如果等狄仁杰回朝,还不一定能找着他呢!二是狄仁杰也是上岁数的人,很可能有今天没明天,是不是拿到手里最保险?三是狄仁杰虽然比袁公瑜小十七八岁,可能有对其不是太熟悉的一面,但与之“三观”一致,尤其是政治路线,都是武则天的坚定拥护者。俗话说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唯有他最能理解袁公瑜,也最愿意为袁公瑜撰、书墓志。因此,无论从哪方面说,狄仁杰都是为袁公瑜撰写墓志的最佳人选。过了这村没这店,袁公瑜的儿子怎么能错过这一最佳时机呢?!

三、可能性之二:墓志最初定的迁葬时间很可能就是圣历二年初,但遇上了特殊情况,改到了久视元年十月。

不说在千年之前的唐朝,即便在百年之前的清朝,一般的官宦人家要给先人立个墓碑,弄个墓志恐怕也不容易。特别是远逾数千里迁葬,不说求人撰书墓志之难,单说数百里甚至上千里把逝者的尸骨弄过来,数十里甚至上百里把碑石刻好拉过来,就要作好大的难。如果再碰上不可抗拒的因素,比如风雨天气,道路泥泞,或者说主事者去世了,就更不好办了。我听老人说过1942年河南大灾荒的情况。一些人逃荒到陕西就死在当地,草草殡埋了。解放后条件好一些了,这些人的子女,当然是如果还侥幸留有子女的话,就要想方设法去把老人的尸骨弄回来。老家人通俗的说法叫“捡干骨”。背个麻袋,一路讨饭到陕西,把暂时殡于某荒山野岭的尸骨一块一块捡到麻袋里,再一路讨饭回到河南。当然,我说的是那些穷苦的老百姓,当官的有钱人自然会好一些,比如会坐火车。但不通火车咋办,就照样要作难。

能不能举两个类似的例子?

据《旧唐书卷四·本纪第四·高宗》“永徽五年(654年)”:十二月“戊午(十七日),发京师谒昭陵,在路生皇子贤。”高宗选定吉日要去拜谒父亲的陵墓,走到半路,武昭仪突然要生产,怎么办?自然要停下来。补救的措施就是“六年春正月壬申朔(初一),亲谒昭陵……”

还要说到高宗。张鷟在《朝野佥载》中曾这样调侃高宗:“调露(679年—680年)中,大帝(指高宗)欲封中岳,属突厥叛而止。后又欲封,吐蕃入寇,遂停。至永淳(682年—683年)年,又驾幸嵩岳,谣曰:‘嵩山凡几层,不畏登不得,只畏不得登。三度征兵马,傍道打腾腾。’岳下遘疾,不愈,回至宫而崩。”一句“不畏登不得,只畏不得登”道出了人生际遇的可遇不可求和无奈。皇家尚且不能与天较劲,何况他人?

袁公瑜夫妇迁葬的日期之所以比狄仁杰墓志撰、书的时间晚了近两年,不排除遇到了更为不可抗拒的因素。

与袁公瑜夫妇一起迁葬的还有他们的儿子袁承嘉。袁承嘉的墓志与其父在同一地点出土,但袁承嘉的墓志记载更为简略,只说他出仕后担任过的两个职务是朝散郎和邓州司法参军事,四十七岁于辩州(治所在今广东省化州市)去世,“久视元年十月廿八日”迁葬于洛阳县之北邙山。对于袁承嘉死于辩州的原因《大周故朝散郎行邓州司法参军事袁府君墓志铭并序》没有说出个子丑寅卯,但话里有话:“严霜夙殒,遘疾弥留,既不请于秦医,更无祈于楚望。春秋四十七,卒于辩州。”什么叫“严霜夙殒”?又为什么“既不请于秦医,更无祈于楚望”?更令人不解的是,工作于邓州的袁承嘉为什么会死在遥远的辩州?一句话,袁承嘉之死很可能与政治有关,但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又不好说。故而一带而过。不仅如此,墓志也没有说是谁撰写的,袁承嘉有没有儿子更没有提。如果他是在圣历元年底或者二年初这个时候去世,自然而然,袁公瑜夫妇迁葬的事就要叫停。

据《旧唐书卷八十二•列传第三十二•李义府传》:

如意元年(692年),则天以义府与许敬宗……大理丞袁公瑜等六人,在永徽中有翊赞之功,追赠义府扬州大都督,义玄益州大都督,德俭魏州刺史,公瑜江州刺史……长安元年(701年),又赐义府子左千牛卫将军湛及敬宗诸子实封各三百户,义玄子司宾卿基……公瑜子殿中丞忠臣实封各二百户。

再据《袁公瑜墓志铭》:“孤子殿中省丞、奉宸大夫、内供奉忠臣等泪穷坟柏,哀结楹书,式撰遗风,丕扬亿载……”可知,袁公瑜的另一个儿子叫袁忠臣,时任殿中丞,为殿中省监属官,从五品上。如果一定要类比的话,大致相当于今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局长。应该说,这个官职不小了,正是由他安葬了他的父母和兄弟。

顺便说一下,如果按照《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三上·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上·李义府传》“如意中,赠义府扬州大都督,崔义玄益州大都督,王德俭、袁公瑜魏、相二州刺史,各赐实封”的记载,赐予“李义府、崔义玄……袁公瑜等六人实封”一事也是在如意年完成的。如果真是这样,袁忠臣在如意年之前就已经是殿中丞了。

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一》“长寿元年”条:“夏,四月,丙申(初一),赦天下,改元如意。”《新唐书·李义府传》所言的“如意中,赠义府扬州大都督……”就应该是如意元年四月初一。

看样子,袁忠臣与袁承嘉兄弟应该都是门荫出仕。所谓门荫,就是朝廷感念大臣的贡献,不经科举而直接授予他们儿子以官职。一般而言,长子会授予的职务高一些,而且实封也大都是赐予长子。由此推测,袁忠臣应当为长。但是,袁公瑜垂拱元年(685年)去世,后于永昌元年(689年)是权殡在袁承嘉任职的邓州的。由此推测,袁承嘉似乎应该为长。之所以没有享受到实封,是不是如意年之前去世了?

袁承嘉去世时是四十七岁,如意年是从天授三年(692年)的四月初一到九月九日,只有五个月零九天。从永昌元年到如意元年四月初一不过两年多一点的时间,显然,袁承嘉于此间去世的可能性要小一些。那就是说,袁忠臣是长子,袁承嘉作为次子没有资格享受实封,其去世的时间很可能是在如意年之后。

袁承嘉在哪一年去世对于我们要探求的问题其实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很可能是解开墓主从墓志撰写到迁葬日期延宕时间过长问题的关键。虽然我们拿不出袁承嘉死亡的具体时间,但合理推测袁承嘉之死正好能够让我们对此做出合理的解释。不妨按照逻辑作如下推理:圣历元年十月以后至圣历二年初,狄仁杰撰袁公瑜墓志铭;圣历元年底或者二年初袁承嘉在辩州去世,三四月份消息传到洛阳;圣历二年三四月至第二年五六月,袁忠臣派人去往辩州运回袁承嘉的尸骨;七八月份,袁忠臣找到狄仁杰恳请他修改墓志中的迁葬时间。最后十月二十八日下葬袁公瑜、袁承嘉父子。

总结一下:墓主迁葬日期与狄仁杰任职河北道巡抚大使撰写墓志的时间相距过长应该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起草墓志之初因还没有准备好,不得不拉长预留时间;二是起草墓志之初已经准备就绪,也定下来了一两个月之内迁葬。前者是因为夜长梦多,遇上了改元;后者是遇到了更大的麻烦事,即又死了人,所以,不得不对墓志进行了修改,以致造成了后人的疑惑。当然这只是基于墓志所书进行的一种分析,至于是哪一种,笔者更倾向于后者。

主办单位:隋唐史学会

审稿:王恺

编辑:零零

管理:刘端

(ID:隋唐史学会)

欲知隋唐事 ,走进隋唐史!

交流河洛文化,传承隋唐历史!

欢迎您关注洛阳市隋唐史学会!

    热点文章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